笔趣阁 www.biquge.tech,最快更新深空彼岸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种实力提升的过程,让王煊充满了收获与喜悦感,不过危险也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第二幅真形图异常难练,哪怕王煊准备充足,以丈六金身、九劫玄身、紫府养神术等经文铺垫,到了后来也还是遇到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他的体表被撕裂,这不是换血导致的,而是真的伤到了自身。

    还好,血肉之伤不足以致命,他喝地仙泉稳住了伤势。

    摆渡人蹙眉,真正难的是后面。王煊身体内部的器官间有浓郁的秘力流转,一旦引爆,肉身将毁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第二幅真形图的经文有一半的内容与精神有关,如果精神秘力失控,那将会是灾难性的。

    肉身被摧毁,且精神消亡,那就是真正的形神俱灭。

    这就是石板上记载的神秘经文,在准备无比充分的情况下,大概率还是会将自己活活练死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就停下吧。”摆渡人觉得不稳妥,保命要紧。

    刚涉及到血肉部位而已,王煊的身体就出现裂痕,如果触及内里,那就更危险了。

    王煊没有停下,现在还没有到让他放弃的时候。

    果然,当涉及到内里时,秘力伤到了六腑,再恶化一些的话,便有绞碎之势!

    问题非常严重,关乎着他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停!”摆渡人劝阻。

    王煊的精神领域开始震荡,波动异常剧烈,如果全面失控的话,精神秘力将引爆肉身,更为恐怖。

    结果出乎摆渡人的意料,王煊体内斑斓烟霞流转,那些奇异景物沉浮,在血肉与脏腑中若隐若现,稳固了他的肉身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精神领域沟通了第一层精神世界的小部分区域,自虚无中垂落下来色彩斑斓的秘力,带着浓郁的草木芬芳味儿,让他脏腑间那些细小的裂纹渐渐愈合了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被沟通的第一层精神世界中,所展现的是一块药田,有奇异的秘力流淌下来,被王煊的精神领域捕捉,纳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摆渡人动容。

    在这个阶段,只有极少数人可以沟通外层精神世界的一角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果然有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显然,王煊是利用精神第一层精神世界渡过了最艰难的生死关。

    直到第一层精神世界模糊下去,彻底消失,王煊将真形图的主体部分练成了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他血肉的活性开始下降,说明超凡辐射在衰减,这次的逝地秘路走到尽头了。

    他停了下来,第二幅真形图剩余的小部分经文不涉及脏腑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,到了外界慢慢去练,也能贯通。

    他利用剩余的时间,喝了一些地仙泉,确信没有留下什么伤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临近迷雾后期,处在一个过渡的节点上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他也算满足了。

    到了外界,再给他一段时间,将第二幅真形图彻底贯通,他的实力还将会大幅度的提升。

    并且,他的精神领域异常的强大,在沟通了第一层精神世界的一角之地后,就更加显得非凡了。

    当他迷雾层次圆满时,踏足燃灯领域将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因为,燃灯就是与精神力有关。

    “这次,催发五脏秘力时,拖累了进度。”王煊开口。

    摆渡人道:“一旦人世间这个大境界圆满,五脏六腑将会得到全面强化,不仅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秘力,还将异常坚韧,强大,将不可同日而语。”

    老陈的超凡辐射也结束了,他睁开眼,目光灿灿,眉心深处宛若有一盏神灯在照耀。

    “老陈,你没有进入命土领域?”王煊诧异,到了这个层次后,他能够看清超凡者的虚实了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才踏足燃灯领域,故意压了压,现在是燃灯圆满境界,我想停下来体会下,不能还未有所悟,就匆匆过去。”老陈很稳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时候赌性很大,敢用命去搏杀前路,但该稳的时候异常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追上你了。”王煊笑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愿意,随时能进入命土层次。”老陈看起来还算淡定。

    但是,他内心中却相当的不平静,这是什么怪物,二十出头的迷雾级高手,比他这个旧土第一人快了三十年!

    他在旧土超凡物质退潮、很难修行的年代崛起,走到这一步,已经算是奇迹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这个怪物,让他也有些无语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回到新星,他认为,如果各大财阀知道王煊的年龄与境界,估计会坐不住!

    “我是超凡者了,怎么托梦?”王煊问老陈,在旧土时就听他提及过。

    “精神出窍,干预现世。”老陈说道,就这么简单,但他不建议现阶段就尝试,待精神力足够凝练时为好。

    王煊对于自己的精神力很有信心,毕竟沟通过第一层精神世界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尝试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他惊悚了,震撼无比!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精神离体不是进入内景地,而是在现世中徘徊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些都是什么?

    四野漆黑一片,没有月光,有的只是大雾,还有那一双又一双通红的眼睛,全都无比瘆人,都在注视着他!

    最小的眼睛都有水盆那么大,在黑雾中,像是一盏又一盏血色的灯笼,挂在周围,冷幽幽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状况,都是些什么生灵,怎么都在看着他?

    更有许多双眼睛,比磨盘还大,猩红一片,阴冷而慑人,也都在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还有山头大的眸子,冰冷无情,在较远处的黑雾中。

    王煊毛骨悚然,他给谁托梦?居然被一群恐怖的眼睛围观,绝非善类,随时要扑杀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,他可是在逝地中,在碧海内,这是一群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