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www.biquge.tech,最快更新深空彼岸最新章节!

    34重天,陈旧,冷寂,天地灰蒙蒙。

    王煊没吭声,暂时忍住,身边几人没什么反应,他这么异常的话「不合适」,讲出来的话,摆明告诉陈芸、均衡他们,他破限远远「超纲」。

    这地方破限越厉害,越会有特殊感应。

    「你我皆凡尘,何谈高贵……」那声音,很飘渺,像是一个女子,在从极其遥远的地方随风传来。

    随着不断前进,陈芸在蹙眉,好像也渐渐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冰冷的土地,生机绝灭,没有一株植物,就更不要说什么灵长类动物了,这是旧圣最后留下痕迹的地方,17纪前的超凡中心。

    「在这里无论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都不要慌,最起码边缘区域这里不会闹出人命。」留着清爽利落齐耳短发的陈芸开。

    他们坐飞船,直接来到旧超凡中心的关键性区域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早已摆脱飞船,徒步在冻土上,前行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后,均衡和齐源也有所感了,眼神中有光,四顾寻找什么,最后才是地狱5破仙历红尘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寻找什么,最后才是地狱与破仙历红尘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从破限的层面来看,陈芸更厉害一些,这也难怪他们来头都很大,但却以她为首。

    要知道,历红尘是神照的5世孙,齐源是机械金刚的师弟,机械之祖的隔代传人,均衡是逝者的后人。

    陈薮,应该是极道破限者。

    均衡和机械人齐源算是「伪极道」。

    历红尘在5破领域中,虽然也算十分厉害,但和,「极道」相比终究差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「我听到一个女子在吟唱,很模糊」到了这里后,王煊终于可以说出异常,另外几人都应该有感了才对。

    「很正常,所有5破领域的人来这里后都能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,但每一个人所见所闻都不一样。」机械人齐源告知。

    只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,他们的元神圣物在躁动,在这里有些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「接下来的路途,也许很真实,也许十分荒诞,真实到让人感觉残酷,荒诞到让人觉得可笑。人与人经历不同,所以,接下来的感受也不一样。」

    陈芸,均衡几人还算是尽职尽责,告诉王煊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地狱5破仙历红尘强调:「接下来的经历,你所感知到的,不一定都是虚假的,有些可能为真,甚至能影响到现实,波及到外界去。」

    最后,陈芸道:「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,‘世界断崖",路上我们彼此要相隔一段距离,避免误伤。」

    因为,每个人所见所感皆不同,途中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应,甚至会动手,离得过近,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王煊独自上路,路过巨大的冻湖,走在冰面上,他以精神天眼向下望去,只一眼而已,他就不想再看了。湖面下,冻着很多泡得发白的尸体。….甚至,有冻住的手露湖面,充满无力感,冰封在那里。

    「从来没有神话,只是追求超凡的人在自我催眠,当他们走不下去,短暂清醒后,都走向了自毁。」

    「这些精神失常的人,或者投湖了,或者跳楼自杀了。」

    「醒来吧,不要沉迷神话中不可自拔,长此以往,这是比烟瘾,比毒素成瘾还可怕的病症。」

    王煊面色无波,这些话语还影响不到他。

    「张医生,我们采用的虚拟入梦治疗法,没法唤醒患者,刺激不到他较为活跃的意识区,怎么办?」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加深刺激,进行电流疗法。」有个男子回应。

    王煊诧异,怎么在接

    近神话源头之地,还听到了这种对话?

    然后,他就蹙眉了,虚空中生闪电,巨大的雷霆从灰蒙蒙的天空落下,劈在他近前。

    接着,闪电一道接着一道,这是天劫?他讶异,而后眉头深锁,他不得不被动渡劫。

    「张医生,电疗效果不大,患者意识层没有特别剧烈的反应。」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「加大电流刺激,配合虚拟入梦法,让他明白,再沉迷臆想中,真的要死了,必须得苏醒过来。」

    王煊在渡劫,而且,那是一种很厉害的天劫,将他身上衣服,甲胄,全都劈碎了,强悍如他都血淋淋。

    「麻辣个鸡。」他有些恼火,总算明白了,他就是那个所谓的「患者」?

    此地出现天劫,是因为外界有人在给他,「电疗」?这实在太荒诞了,他自然不相信。

    路途上的经历,所见所觉,让他觉得过分与可恶,将他视为病人了。

    「各类宗教,虽然有太多的神话,但是,皆被证伪,身为现代人,怎么能沉迷于当中。」

    「人体固有六识,而有的宗教,外加末那时阿赖耶识,阿摩罗识,还有的宗教讲天人合一,元神,谷神等。其实本质都是深层意识的划分,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,只是内心的自我追求,不能在外显圣。现在,我们以阿赖耶识为引,以元神共振的意识疗法,强行促使你醒来,不要自我催眠,不能再相信神话了,不然你真的要死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管你是否相信,但应该听到了,准备接受现实吧,我们要暴力救援了,不能看着你沉沦,死去。」

    王煊听闻到这些后,一脸活见鬼的神色。

    接着,他更是神色复杂了,因为,这所谓的医生,比其口中的患者——王煊,还要迷信的过分。

  &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